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奇怪的男孩
    我失声惊叫道,以为自己又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也不顾上被他抢了的手机,撒丫子飞快的向前跑去。

     却不料,还没等我迈开腿,便被那“邪祟”一把拽了回来。

     他的力道非常大,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他的束缚。

     “冤有头,债有主!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抓我干嘛!”

     我尖细着声音嚷嚷,死撑着瞪着他,以掩盖我内心的害怕。

     “邪祟”不满的皱起眉头,没有看我,冰蓝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的路灯,他将我的手机放在耳边,冷冷说道:“你现在立马从她的房间里滚出来。”

     他的声音并没有像我想象之中那般的阴森吓人,而是相当的清冽动听,语气冰冷自持,却透着一股年轻男孩的活力。

     他他他他,好像不是鬼呀?而且……他似乎在帮我怼那个欺负我的房东?

     我瞬间有些不好意思,只得乖乖的待在他身旁,想等他打完电话之后郑重的给他道歉。

     虽然隔着一定的距离,但是房东粗鲁的吼叫声还是清晰的传到我的耳朵里,“你是谁?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竟然敢这么对长辈说话?不得了了,这明明是我的房子,你竟然让我滚出去!”

     房东大妈的咆哮有一种让人崩溃的神奇魔力,男孩脸上的愠怒神色越来越浓,他克制着怒火,不耐烦的说道:“说吧,她欠你多少钱?我替她还给你。”

     “什么,你替我还钱?不行不行,这可不行!”

     听此,我心一惊,连忙摆手拒绝,可谁知男孩却把头别到一边,完全无视我的存在。

     房东大妈一听,顿时换了一副嘴脸,放缓了语速,做作的拿腔拿调,“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好好算一算,夏芊芊到底欠了我多少钱。”

     “房租一月一千五,她欠了三个月的,一共是四千五,还有我这些天催房租来回花的打车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最少也得两千块钱吧,再加上她把我这弄那么乱,她搬走之后我怎么也得找个装修公司重新打扫一番吧,怎么也得花个三五千的。”

     房东在电话那头漫天要价,我在电话这头听得心惊胆战。

     她顿了一下,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粗略的算了算,你就给我一万的友情价吧,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什么?住了三个月的破房子就要收一万?还友情价?这那是优惠,这分明是讹呀!

     我拼命的挥手,示意他拒绝房东大妈的无理要求,可是没想到他却依旧看都不看我一眼,冰蓝色的眸子亮得吓人,闪烁在凄冷的夜色中,衬得他那张俊美的脸分外邪魅妖冶。

     “不要动任何东西,立马离开她的房间。明天,一万块会打到你的银行卡账户上。”

     他命令道,一抹希冀的神色从他的脸上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戾气和凶光,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表情渗透到他的声音之中,“如果,你动了什么不该动的东西……我会让你尝到什么是真正痛苦的滋味。哦,不……应该是让你得到应有的报应,以慰藉在这座出租屋里惨死的亡灵。”

     这句话说得太好了!简直太霸气了!太解气了!不过细想想却很是恐怖,什么叫惨死在出租屋里的亡灵……

     我忽然想起之前在家的时候时不时在我家溜达的老太太的鬼魂,后脊梁骨凉飕飕的,难道那老人是房东大妈害死的?

     还有……这么隐蔽的事,这帅哥又是怎么知道的?好像,他和房东之前并不认识吧。

     只听那头房东倒吸一口凉气,便哑然沉默。他没有给她再说话的机会,果断的扣掉了电话,整个人的气势也随之松了下来,懒洋洋的把手机抛给我。

     “你——”他酷酷的瞥了我一眼,我感受到他的目光,身体的肌肉立马紧张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跟我走。”

     男孩甩下这个命令,便长腿一迈,飞快的向前走去。

     他低沉如弦线的声音有一种特殊的魔力,让我忍不住去顺从他的话。

     我屁颠屁颠的跟他的身后,望着他坚毅瘦削的背影,一股无法言说的异样感涌上我的心头。为什么,我觉得他的背影那般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他似乎感知到我的目光,微微侧脸一下头,我窘得瞬间红了脸,开始不停的说话,以掩饰我内心的尴尬:“这位小哥,真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我,我真的不知道那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做!不过你放心,这房租我肯定不会让你付的。”

     他回头瞟我,眯起狭长的眸子,懒懒道:“不是被炒鱿鱼了吗?你哪来的能力拿这笔钱?”

     “啊?”我被炒鱿鱼的事他都知道,这人到底什么来路,为什么会对我这么了解……

     我暗自吃惊,看他的神色也多了三分忌惮和戒备。

     男孩冷冷一笑,好像读懂了我内心的想法,他说道:“别自恋了,我才没用功夫调查你。只要我想,我可以分分钟了解任何人。”

     他高傲的扬起下巴,自负的神色出现那张俊美的勾魂摄魄的年轻面庞上,倒有一种非常和谐的感觉。这个男孩的气场实在太过神秘强大,让人莫名其妙的信服。

     我一本正经的反问道:“所以,你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

     “中情局你妹呀?我宋灵是灵媒,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通灵师!没有之一!”

     通灵师?是不是就是类似于街边算命的大仙?深山里请来给别人看阴阳宅的大师?

     哇塞,听起来很炫酷的样子!

     想到这,宋灵忽然暴走,放开嗓子冲我大吼大叫:“喂,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这位通灵师在我心里的高冷形象瞬间崩塌,我张大嘴,愣愣的看着他,搞不懂他为何如此生气。

     “你一会儿说我是鬼,一会儿说我是中情局特务,一会儿说我是low—and—cheap的江湖骗子!我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大帅哥站在你面前,你不被我迷得神魂颠倒的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这么离奇的想法,真是不可饶恕!不可理解!哎呀!真是气死我了!”

     “我给你说,夏芊芊,我对你很不爽!难道我不帅吗?为什么你要这么诋毁一个大帅哥?”

     灵的语速非常快,吧唧吧唧说了一大堆,说完之后,他紧抿着薄唇,冰蓝色的眸子在夜色里闪烁着愤怒的光芒,虽然气势汹汹但却完全失去了方才吓唬房东大妈时那不怒自威的气场。

     我百口莫辩,我哪里诋毁他了?不就是对他的身份产生了一丢丢误解吗他说得一知半解,还不允许我有一点点误解吗?

     心里抱怨归抱怨,不过我赔笑道:“是是是,我错了,这么一看,你的确是我所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生呢!你看您,英挺的额骨下,那一双深邃奇特的眼睛纯净的像深海,神秘的像星空。再看看您的鼻子,哇塞,高挺如线,为您俊美的五官线条平添了几分英气……”

     我正绞尽脑汁,滔滔不绝的吹捧着他。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走到了一幢灯火通明的哥特风建筑前。

     灯火通明的三层洋楼看上异常华丽,明媚的光芒从巨大的玻璃门中散发出来,我觉得很暖很暖,就像是长期游荡的浪子重回了家人温暖的怀抱。

     风吹来,玻璃门上悬挂着象牙白的镂空雕花招牌叮咚作响,好不清脆。

     我细细辨认招牌上的艺术字——“藏帅阁?”

     这名字,我也是醉了,个人风格也太明显了吧,一看就是这个自恋到极点的少年取得。

     “没错,这就是我的家,也是我的店。专门处理解决各种灵异事件,顺便专治各种不服。”

     灵骄傲的笑笑,推开店门,走了进去。

     我隐约感受到了这栋城堡一样的别墅里土豪的气息,有些好奇,便鬼使神差的跟了进来。

     果真如预想的那般富丽堂皇,巨大的水晶吊灯从二楼垂下,璀璨的光芒与墙壁上镶嵌着的暗紫色壁灯遥相呼应,将偌大的空间照亮。

     我正前方的乳白色柜台上摆着少年帅气逼人的艺术照,照片上的他穿着黑色的斗篷,亚麻色的头发遮挡了他半只眼睛,显得精致而又神秘。

     “哇,你这里好漂亮呀!”

     我不由得感叹,像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四处好奇的张望。

     然而我身旁的男孩突然沉下脸,俊美的脸上布满了可怖的阴云,滔天气势好不吓人。

     他质问道:“谁……谁叫你进来的?”

     我吓了一跳,以为又犯了他什么了不得的忌讳,结结巴巴的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时好奇就的……就就就……我现在马上出去!”

     我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隐约感觉踩到一个软软的东西,再看看那边,灵的脸色已经变成了猪肝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