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衣换命
    虽然事起突然,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种恐怖的声音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八岁的孩子能够发出来的,那笑声听起来尖锐之极,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用缝衣服的长针往心窝子里狠命地戳,我太爷倒还好些,只是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可抱着我爷爷的太奶则差点没被这变故吓晕了过去,脸色也变得煞白。

     不过就在“爷爷”正狂笑不止时,那林先生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般地靠近了太奶怀中的爷爷,然后抬起左手凭空画了个什么东西,紧接着伸出左手拇指冲着我爷爷一划,口中大吼道:“给老子闭嘴!!!”

     说来也奇怪,林先生的这个动作竟然一下子让聒噪不止的爷爷闭口不言,双眼一闭似乎是再次昏了过去,可这一次呼吸明显平稳了些。

     “老弟啊,这是…”太爷见爷爷恢复了平静,连忙追问道,可林先生却好像是有些疲惫,先是擦了擦额头上隐约渗出的细汗,然后摆了摆手,紧接着指了指虽然还惊魂未定,但依旧紧紧抱着爷爷的太奶说:“哥,嫂子,咱先别说话,事还没完,先把我侄子带过来,放我炕上。”

     一听这话太爷和太奶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抱着爷爷跟着林先生来到了内屋,那时候也没有电视电脑,内屋只有一张略显简陋的土炕,土炕旁边是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桌子上还放着几本书以及一个灯台,灯台上蜡烛燃烧着橘黄的火苗,看起来还挺旺盛。

     太奶按照林先生的吩咐将爷爷放在了土炕上,却见林先生口中念念有词说了些什么,最后用左手掐了个指诀,闭上了双眼的同时口中念道:“镇!”

     “呼——”话音落地卷起一阵声响,听起来仿佛是微风吹过满是落叶的地面,可是狭小的屋内怎么会吹起风?谁也不知道,太爷下意识地四下看了看,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小屋里只有在场几人的呼吸声,林先生的媳妇靠在内屋的门沿上同样一言不发,太爷太奶更是不敢出声,只能看着林先生保持着那个奇怪的动作站立着。

     然而这寂静而诡异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只见林先生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放下了左手,紧接着在我太爷开口前突然笑道:“大哥大嫂,真是不好意思,事起突然,小弟这还没打招呼呢。”

     “没啥,没啥;”听到林先生的语气似乎比起刚才放松了许多,太爷太奶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紧接着太爷问道:“老弟啊,这个…我家这娃子…没啥大事吧?”

     一听这话,林先生却是避而不谈,反而冲着他的媳妇招手道:“那啥,巧琴(林妻)啊,你先带大嫂去聊会天,喝几杯茶,我和大哥有些话说。”

     林先生的媳妇答应了一声便走进了内屋,太奶虽然有些疑惑,可最终在我太爷的吩咐下,还是一步三回头地跟着林妻到厅里喝茶聊天去了。

     待到两个女人走远了之后,还没等到林先生开口,太爷便说道:“老弟啊,你跟大哥说实话,我家娃子这是不是撞到什么了?”

     林先生没有说话,只是拉下了脸,然后冲着太爷点了点头。

     在这里在做一下解释,所谓的“撞到什么”,通俗的话来说就是“鬼上身”,这种说法在现在北方的一些地区仍然流行着,原因则是因为对“那东西”的忌讳,还有一种说法叫做“撞客”,不过现在的一些科学节目似乎对这种情况作了解释,说是什么“独立存在的脑电波占领身体从而产生的神经性行为”,至于到底靠谱不靠谱估计只有那些“脑电波”清楚……

     其实太爷的这个问题也只是试探——毕竟如果事态不严重的话林先生也不会非要支开太奶,而且太爷爷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此事的不简单——虽然他老人家是一名红军,但也不是那种不信鬼神的人。

     “老哥啊,说实话,我看出来这一次侄子闯的祸还不小,我就是怕大嫂受不住才没直接说;”内屋只剩下了太爷和林先生以及人事不省的爷爷,只见林先生正色道:“老哥,你把这事从头到尾给小弟说一遍,最好详细点。”

     太爷点了点头,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末了还从怀里将那团破布一般的黑寿衣掏了出来:“老弟你看看,这就是我家娃子回来的时候身上穿的,邪门了。”

     “唔…果然如此;”林先生从太爷手中接过黑寿衣,展开后又仔细地看了看,最后点了点头:“这就对了,老哥,小弟实话实说,这事情我能办,但是不好办,我大侄子碰上的这是‘衣换命’,简单点讲,我大侄子碰上了找替死鬼的。”

     在这个世间根本就没有天上白白掉馅饼的事情,爷爷的确是撞了不干净的东西,而且还是个很狡猾的主。

     所谓的“衣换命”,顾名思义,用衣服去换命,其实应该倒过来讲——用命去换一件衣服,其实不止是衣服,一切有诱惑力的东西都能成为这个伎俩的诱饵,这一点将来还会提到,现在暂且不说。

     虽然我相信凡是脑子好使的人都不会那么干,但是如果不知道代价是丧命的话,谁又能在小便宜面前不为所动?尤其是对于屁都不懂的小孩子来说,更是这种阴险手段的绝佳对象。

     换句话说,现在的爷爷已经与对方签下了某种“契约”——我爷爷得到了衣服,就必须以性命作为交换代价,或者被“那个东西”占领身体,而这种契约一旦生效,就是无法改变的,而且不死不休。

     因此在久远的将来,我的爷爷就反复告诫我:千万不要热衷于占便宜,尤其是在不知道会付出什么代价的时候。

     不过就在太爷有些灰心时,林先生却又说此事难解可解,因为今夜乃是月半,是一月间阴气最盛的时候,所以林先生可以试着和我爷爷身上的“客”谈一谈,至于能不能成,他心里也没底。

     只不过,这样做无论成与不成,都要用林先生的七年寿命作为代价。

     原来,这林先生大半夜屋里还亮着灯不是没有原因的,那是因为就在刚才,也就是太爷太奶临来之前,林先生便趁着月半阴气旺盛,魂魄脱体到地府去“溜达”了一圈,也就是俗称的“过阴”,当然他可不是去旅游,而是去打听自己还能活几年。

     可能有的看官要问了:这不是扯淡呢么?自己还能活几年这种事情找谁问去?那不是天机吗?

     可是,这世间还有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总之,经过了一番“正当手段”之后,林先生从阴间得知自己本来还有三十年的寿数,然而他这一生为人测算改运已经是泄露了不少的天机,因此应劫减去了二十年寿数,也就是还剩下十年可活。

     林先生想了想,反正自己已经是有儿有女,十年就十年吧,这也算是白捡来的,只不过对方又提醒他,十年寿命的前提是他不得再为任何人修改命数,否则,减寿七年。

     就这样,林先生刚回到阳间,太爷太奶便找上了门来。

     在听完林先生的叙述之后,太爷顿时面露难色——林先生的话说的很明白,如果不帮自己还能活十年,可要是帮了自己的话就只剩下三年时间,这该如何是好?

     “也罢,小弟就帮老哥一次;”正当太爷不知该说些什么时,林先生却突然一笑道:“不过还是那句话,成与不成小弟可不知道,只能看我侄子的造化了。”

     “可我也不能让老弟你折寿啊!”太爷也不是不重感情的人,一听这话反倒急了,可林先生却又摇了摇头,冲着屋顶叹了口气道:“十年也好,三年也罢,我林青麒从沾上这一门的那一天就已经看透了,若是丢了本心,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只是,老哥,小弟也有一件事求你帮忙。”

     此话一出,太爷眼泪都快下来了,立刻回答道:“老弟,有什么话你只管说。”

     林先生显得很平静,只见他一边从炕边拿起一个不起眼的香炉和几根香一边说:“三年之后,我林青麒就要魂归地府,可在这阳间的诸事,一个死人自然是无法打理,只能由孙老哥你来帮忙扶持了。”

     “没问题,这一点老弟你放心,哥哥我说到做到;”太爷正色说:“只要我家还有一人活着,林家绝不会没人照顾!”

     “好,好,小弟放心了。”林先生一边低沉地回应着一边将香炉放在了桌子上,取出三根香在烛火上点燃了然后插进了香炉,紧接着冲着太爷说:“老哥,接下来我要与那‘东西’谈谈,你先出去和嫂子他们呆一会,事成之后我自会有反应。”

     林先生的话说完,太爷点了点头便退到了厅内,与太奶和林先生的媳妇坐在客厅里焦灼地等待着。

     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屋内突然传来了剧烈的争吵声——其中一个声音与方才爷爷发出的那阴阳怪气之声极为相似,想来铁定是爷爷身上的“客”,而另一个则带着货真价实的东北味,自然是林先生的声音,只不过这两位到底都吵了些什么,谁也听不清。

     终于,二十多分钟之后,后屋的门帘被突然挑开,一脸倦色的林先生走了出来,并将一张黄纸写就的符咒交给了太爷。

     林先生对太爷说,爷爷基本上已经没事了,只不过那位“客”似乎并不想善罢甘休,所以在谈判之后,林先生写下了这道符咒。

     按照林先生的嘱咐,这道护身符从我爷爷开始,由每一代家中最小的男丁贴身佩戴至二十岁,一直到我爷爷的孙子一辈——也就是我这一辈最小的男丁二十岁后方可摘下,到了那时,“衣换命”的诅咒才算正式消解。

     除此之外,此符不可沾水火、更不可丢失超过三天,否则灵性必然消散云云。

     总之,最后在我太爷的千恩万谢之下,林先生和他的媳妇顶着风将太爷太奶还有爷爷送回了家,而且当第二天我太爷亲自带着礼品登门道谢时,遇到了林先生媳妇的强烈推辞,直到现在我爷爷还时不时对我说做人一定要向这善良的两口子学习。

     嗯,好了,前言说的这么多,是时候说说本人了。